全小说 > 疯狂进化的虫子无弹窗全文阅读 > 疯狂进化的虫子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五百零五章 教导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com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com (全小说无弹窗)
  疯狂进化的虫子第一章蓝目蝶幼虫第五百零五章教导“主宰,是您救的我吗?”
  看着自己前方的因塞克特,弗兰克下意识的开口,随后露出了狂喜的神色。
  毕竟前一刻还觉得自己已经卡在了死不死活不活的状态,内心已经滋生出绝望的情绪,下一刻自己忽然在因塞克特的帮助下成功复活,弗兰克不可能不喜悦。
  除此之外,弗兰克也有些疑惑。
  按照正常,他是打算称呼因塞克特为陛下的,但是不知不觉间他竟然称呼因塞克特为主宰,这让弗兰克感觉有些奇怪。
  不过称呼的问题只是一件小事,弗兰克也没有太过纠结。
  “算是吧,不过你的复活主要还是依靠你天选者的身份。”
  因塞克特回答道,手持金色头发的右手微微变化,几根头发不动声色的被因塞克特吸入体内,而后轻叹了一口气。
  如同因塞克特的预料。
  这些头发本质上已经不是弗兰克的,而是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,所以他没有品尝出任何味道。
  手掌翻动,眨眼的瞬间因塞克特右手处的头发已经尽数消失。
  因塞克特抬起手臂,轻轻拍了拍弗兰克的脑袋道:“我发现你的时候,你的状态很迷茫,所以帮你了你一下。”
  因塞克特不动声色的将手掌收回,在的手上又多出了几十根头发,正是弗兰克仅剩的头发。
  这倒不是因塞克特强行薅弗兰克最后的头发。
  经过这次复活之后,弗兰克头上残存的头发其实已经尽数坏死,就算他现在不薅,过上一段时间弗兰克的头发也会尽数脱落,并且再也无法生长出来。
  总之,这应该是弗兰克最后剩下的头发,也可以说是绝版头发,因塞克特决定留着珍藏。
  至于他究竟是怎么回到的蘑菇森林,因塞克特也不是完全清楚。
  大概在十几分钟之前,因塞克特还在深渊第二百五十四层等待永恒之树巨茧孵化,然后他莫名的感受到了一阵触动。
  通过吞食弗兰克头发,他与弗兰克之间产生了一种以头发为纽带的羁绊。
  以往可能是弗兰克没死的关系,纵使他与弗兰克之间有着纽带,如果距离非常远他还是什么都感受不到。
  而这一次弗兰克身死,因塞克特莫名感受到了弗兰克。
  在那一片虚无的空间中,因塞克特甚至听到了弗兰克内心的声音,还见证了弗兰克用信念强化自身的灵魂,然后看到弗兰克很快放弃陷入彷徨不安。
  事实上,如果弗兰克能够争气一些,在那片虚空中继续用信念淬炼自己的灵魂,因塞克特应该会等上一会儿,至少会等到弗兰克修炼结束。
  从弗兰克的身上,因塞克特感受到了虫族教派的神性,只是弗兰克并不懂得如何利用这份神性。
  在因塞克特看来,弗兰克的灵魂应该受到了神性之力的被动保护。
  如果是他的话,他可以借助虫族教派的神性,将自己的灵魂投入一个拥有虫族血统的生命,从而完成重生。
  可惜弗兰克做不到,于是弗兰克就陷入了某种尴尬的境地。
  如果没有外部干预的话,弗兰克很有可能会卡在这种状态几十年,甚至上百年。
  本来因塞克特的想法,是帮助弗兰克牵引这份神性,然后让弗兰克在某个虫卵之上完成转生。
  因为对弗兰克的印象还算不错,因塞克特还打算询问一下弗兰克想要转生成为哪种虫族,无论是多足类型、甲壳类型、蠕动类型基本都不成问题。
  而到了那个时候,弗兰克也会一跃成为半个圣者。
  看着弗兰克那劫后余生的兴奋,因塞克特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。
  这个家伙显然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。
  虽然弗兰克是一名天选者,但因塞克特也没有忌惮。
  如果在他成为虫族主宰之前或许还会对天选者有些担忧,但现在已经不算什么了。
  总之,十几分钟之前,就在因塞克特决定引导虫族教派的神性,帮助弗兰克完成转生之际。
  因塞克特忽然感受到了世界意志的轰鸣声,同时模糊的感受到了弗兰克所拥有的系统。
  与因塞克特一直以来的猜测相互吻合,系统本质上就是世界意志所凝聚的一种力量。
  根据因塞克特的感受,世界意识是打算将弗兰克复活,但是弗兰克偏偏还没有完全死掉,于是就像是在虚空中卡住了弗兰克一样,世界意志也卡住了。
  见此状况,因塞克特试探性的“推”了弗兰克一把,没想到真的成功了。
  世界意志跳过了等待弗兰克的灵魂消散,直接将其复活。
  在这个过程中,似乎是因为弗兰克的头发成为他的身体一部分的关系,因塞克特也感受到了某种牵引。
  最终顺着这种牵引,因塞克特有些稀里糊涂的便返回了主位面的蘑菇森林。
  ……
  简单的思索过后,因塞克特向弗兰克教导道:“天选者的复活方式只是世界意志给予你们的一种恩惠,那并不是你们真正的力量,如果有一天世界意志的恩惠失去效用,或者不再给予你们恩惠,那你也不会于死后复生,所以不要将其视为你的依仗。”
  依旧喜悦兴奋的弗兰克愣了愣道:“也就是说,即便我们没有诞生死志,也是可以被杀死的吗?您可以杀死我们吗?”
  因塞克特略作沉思道:“应该是可以的。”
  虽然没有真正的实验,但是经过这次意外传送到蘑菇森林新手小镇的经历,因塞克特莫名产生了一种感觉,他可以将天选者杀死。
  可能不会很轻松,但也不会太过困难。
  “啊!?”
  弗兰克神情呆愣。
  得知自己诞生死志后自杀会死,得知自己可能被封印弗兰克都没有这样震惊,因为二者都是可以被破解的。
  前者可以通过骑士修炼法磨练自己的信念,从某些方面来说,骑士正是天选者的最佳职业。
  后者通过及时自杀,也可以避免。
  而现在因塞克特明确告诉他可以将他杀死,这对弗兰克是不一样的。
  感受着弗兰克那有些恍惚的情绪,因塞克特继续教导道:“你的思绪很乱,但正是这种时候可以更好的磨练你的信念。”
  因塞克特伸出手指点向弗兰克的眉心,弗兰克的情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平静下来,有些彷徨的信念也再度凝聚。
  毕竟拿了弗兰克的头发,因塞克特并不吝惜给这个家伙一些好处。
  十几呼吸过后,弗兰克似乎想到了什么从修炼的状态终止道:“对了主宰,我还没向你说我死的事情,我见到了马克博,然后……”
  “这个事情不急,可以等一会儿再说。”
  因塞克特挥手打断了弗兰克的话语,而后看向虫族地下城的方向。
  在那里似乎有着他的“孩子”……